仙桃信息港

当前位置:

视觉中国被批靠索赔敛财一张图要价两千元有

2019/04/25 来源:仙桃信息港

导读

人类次看到黑洞,却要给视觉中国付钱?4月10日,欧洲南方天文台向全人类公布了次观测到的黑洞照片。距离地球5500万光年的神秘天体

人类次看到黑洞,却要给视觉中国付钱?

4月10日,欧洲南方天文台向全人类公布了次观测到的黑洞照片。距离地球5500万光年的神秘天体就像一个甜甜圈,在宇宙里闪耀光辉。“我们首次看到了曾认为不可见的东西。”科学家盛赞道。“我们是多么荣幸的一批人类啊。”人们评论说。

上沸腾了,一系列黑洞P图创作席卷而来,友们脑洞大开。很快,有人发现,在图片交易平台“视觉中国”站上,这张举全人类之力得到的珍贵图片被标注出售,在照片使用说明里,视觉中国明确写道:“此图是图片,如用于商业用途,请致电-XXXX或咨询客户代表。”

事情迅速发酵,共青团中央发现中国国徽、国旗图片也被放在视觉中国上有偿出售。4月11日下午,共青团中央官方微博发文“国旗、国徽的版权也是贵公司的?@视觉中国影象”,并置顶了这条微博。很快,这条微博被点赞18万余次,南孚电池、苏宁、阿里健康、腾讯游戏、招商银行等多家企业官方微博纷纭留言,发现自家logo也遭到了黑洞一样的命运。

此事迅速登上微博热搜,被点名批评3小时后,视觉中国发布道歉声明,承认作为平台方负有审核不严的,已对不合规图片做了下线处理。

“全球都是你们的吗?”“对碰瓷早有耳闻。”……舆论哗然,人们不再关注黑洞照片,转为关注视觉中国这个“版权黑洞”。

戏剧性的是,2014年,视觉中国上市,10名大股东曾许诺60个月内不转让股票,解禁日正是4月11日。这些股份占比55.39%,按当下的公司市值计算,将有价值108.65亿元的股票流入市场。

4月11日傍晚,该平台站已没法打开。当晚8点多,新华社公众号发声评论“我们尊重版权保护,但如果打着版权保护的幌子做起了生意,怕是不太公道。”如果整治不可避免,视觉中国的商业模式和行将流入市场的股票,会化为1缕云烟吗?

01

“世界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但归根结底是视觉中国的。”4月11日下午,经纬中国开创合伙人张颖评论道。2018年7月,张颖就曾在微博怒批:视觉中国漫天要价要求巨额赔偿,威逼企业签年度合同,还变成了核心商业模式。“等着吧,总有一天……”

在反对者眼里,视觉中国的模式被归纳为“法务先行,销售殿后”。视觉中国有一套“鹰眼”系统,能在互联上大范围搜索未经授权使用他们图片的各种企业,一旦发现就先发律师函,按每张图片2000到3000元索要赔偿。如果对方拿不出钱,再出动销售部门,兜售动辄上万元的图片套餐。多家自媒体回想了跟视觉中国法务部门鏖战的进程,大都以掏钱数万买套餐结束。

被视觉中国在2017年索赔的煎蛋还原了全套流程:煎蛋按知识共享(CC)协议翻译文章,转载了原文中来自Getty Images的图片,视觉中国正是Getty Images的中国代理商。由于这些图片,煎蛋被索赔25万元。在视觉中国给出的“合作方案”里,煎蛋2017年之前侵权的584张图片,按每张60元付费,另要求煎蛋在2017年按每张80元购买1000张图片,2018年按每张72元购买2000张图片——完善诠释了律师函(过去)开道,销售(未来)收割的商业逻辑。

煎蛋创始人sein公然发文求饶:“上搜了下,你们的盈利模式就是侵权索赔,说实话我现在很畏惧,不知道怎么办才好。”随后,视觉中国提出,侵权的584张图片按200元一张付费,未来的合作不要了。对此,煎蛋非常愤怒:“为何积极配合,反而还要涨价,这是什么道理赔偿标准,你们随便定的吗?”

视觉中国回应说:“我们是销售部门,如果你想走法务部门,一张的赔偿在2000元。”

煎蛋并不是一家商业站,收入微薄,“全部公司就剩下公章了”,支援者众。上百友参与捐款,终究,视觉中国知趣而退,双方签署保密合作,让创始人删除了文章。此事以后,视觉中国的商业模式次暴光天下。

按官方介绍,视觉中国成立于2000年,是大、全球第三大媒体素材提供商,与全球全球超过200多家知名版权机构合作,服务国内超过近10万用户。被起诉的媒体则有一套更形象的说法:即使一张随手拍摄、毫无设计感的照片,视觉中国也具有版权,并能提出动辄数万的索赔费用。

有人认为,视觉中国在浑水摸鱼,制造具有更多图片版权的假象,以在侵权赔偿中拿到“不属于它的钱”。在实际操作中,被索赔方并没有视觉中国的搜索系统,没法查明“侵权图片”视觉中国是不是真有版权。

法律人士向AI财经社表示:“模糊版权信息并不是什么新鲜手段。在知识产权相关诉讼中,首先就要确认的是专利是否有效,即便是全球知名的企业,也有可能在这上面动手脚,将一些失效无效专利打包进去,以提高索赔金额。”

事实上,模糊版权正是与“先兵后礼”配合的组合拳,先修建出一种“无图不视觉中国”的假象。

有摄影师向AI财经社透露:很多中国建国早期拍摄的领导人图片、场景图片,“圈内完全没法想象视觉中国是怎样拿到图片的。”依照常理,这些图片只可能新华社有,除非双方有合作,不然很难见到。“拍摄者早就过世多年了,拿来标上有版权,也没人会投诉。”

对外,视觉中国创始人柴继军总是大打版权牌:“所有的内容创作者,都希望自己的作品被广泛传播,而不是仅仅‘保护’起来,创作者获得公道的授权回报是公道也是合法的。”“无论是授权许可费和赔偿费,我们都根据协议分成约定分给对应的摄影师。”

但一名摄影师对AI财经社透露:一张移动端使用的非高清照片,摄影师得到的分成是每张3元钱。“嘴上说版权,实际全是利益。”另外一名业内颇有名气的摄影师也向AI财经社表示,“懒得跟视觉中国签协议,给的钱太少”,据了解,他的每张图片按5:5分成,收益在100元左右。

关于黑洞的图片和企业的logo原图问题,浙江凯富律所的方涛律师认为,如果视觉中国利用这些自己本身没有版权的图片牟利,无论是购买方还是版权真正的所属方都可以控诉他不正当得利,而国旗国徽的问题则更加严重,即便是这些图片是其他人上传到视觉中国,平台也负有监管失当的“由于国家不可能将国旗国徽的版权授权给商业机构, 即使从著作权来说,这也属于设计者。”

AI财经社采访的多位律师都表示:以图片侵权起诉对方,只要获得了图片创作者的授权,确切可以代替对方进行起诉。律师同时建议,作为正常的图片使用者,使用原创图片,如果没有,应该表明出处来源。但如果遇到被勒索的情况,要搞清楚是否是是恶意诉讼。其次,司法机关应当对此问题进行甄别,不能成为这类型公司以侵权打假之名成为敛财的工具。

1名律师认为,长远来看这类做法对行业不利。“这种手段比较卑劣,反而会造成版权生态不健康。” 在他看来,目前对这种歹意诉讼并没有相应的惩罚,“在一个仁慈的社会这是不应当的。”

02

在中国做图片版权,始终是门招人恨的生意。一名头部摄影师对AI财经社强调:“视觉中国是跟摄影师站在一边的。我不认为它的商业模式有任何问题。”

视觉中国的巨无霸地位并不是一日建成。2016年,视觉中国收购摄影社区500px、全球第三大图片库Corbis后,称自己将成为“全球的视觉内容互联版权交易平台之一”。但图片库的核心资产除历史图库,还有长时间建立的摄影师合作关系。收购后,视觉中国关闭了Corbis站,将其15000多名签约供稿人转签给Getty images,或消除合作。这在外界看来非议所思:岂不是花自己的钱,为世界大图片库Getty images作嫁衣?

当时,Getty images 的CEO Jonathan Klein绝不掩盖得意:“等了21年了,终究得到Corbis。多么美好,我们不用买牛就能得到牛奶、奶油、奶酪、酸奶和牛肉。”《上海证券报》发文直指视觉中国作为内地上市公司,向国外合作企业输送利益。证监会也为此发函询问。

有摄影师当时指出:视觉中国吞并同行后,自己作为摄影师收入暴降。但AI财经社联系的头部摄影师并不以为然:“人家是平台,不管几几开,没有它你一分卖不出去。”

他认为,摄影师收入暴降,更大缘由是小鱼被扔进了大池子里。举例来说,Corbis以插画为主,一张图价格能高达800到1000元。但视觉中国上的创意图可能只卖50到100元。“以中国的审美现状,肯定买便宜的。”多家平台整合为一家后,购买流量更集中,蛋糕也做大了,“分不到钱是你没本事。”

但即便常为投资圈大佬拍照的他,也承认面对平台,摄影师实属弱势:里约热内卢奥运会时,他与法国SIPA图片社签约,供图上万张在平台上销售,年分成。到第二年,SIPA表示很多人在盗用图片,拿来百页授权书请他签字拜托维权,他逐一签好,却一分没见到。“站上显示就是没人下载,你也没法监控平台。”

相较于摄影师对平台,平台对盗用者才是真正的弱势方。“我在媒体混了10几年,杂志社从几万家倒到几千家,他们才是传统消费者。”仅2018年,就有超过40家报社停刊,缩减版面更不计其数。面对浩如烟海的自媒体,视觉中国想告也找不到人、拿不到赔偿金,只能从大媒体下手。“中国图片版权平台的黄金时代早就过去了。”

他无不感叹地说,朝鲜核试验时有个摄影跑到丹东,拍下火箭升空的照片,挂在getty images上出售,几天卖了折合100万元。“第二天所有报纸都要来买版权,都用这张图片。”伴随机构媒体缩水,自媒体泛滥,这样的变现模式已难以为继。

早些年,1名摄影师泄漏,传统图片社供图本钱颇高。南方大雪时,车站内一张母亲抱着孩子吃康师傅拉面的照片曾流传甚广。康师傅联系到,希望出价100万元把版权买下来。大喜过望,但出售需要征得肖像权本人同意,因此联系这位母亲,但始终没找到,只能作罢。

但到了互联时期,视觉中国却能以此牟利。共青团微博下,有人义愤填膺:自己公司的老板出席商业活动,照片都会被第三方拍到上传到平台上。“我们有官方摄影师,不用他人拍。”他数次希望联系拍摄者撤下图,却找不到人。

有法律人士泄漏,互联平台如果在遭侵权投诉后马上撤下图片,也不至于违背法律。上传和销售图片之易,发现侵犯肖像权和投诉之难,让视觉中国这样的平台有了远高于传统图片社的获利空间。

对“无图不视觉中国”,也有创业者对AI财经社透露:微利图片库才是罪魁祸首。他亲身创办的一家图片库,就力求能把随手拍的照片放在平台上,换取每次十几二十元收益。因此这些看似随意的图片,如果随便使用,或许确切涉及侵权或许侵权却有其事。2016年后,字节跳动旗下的图虫创意、东方IC也都杀入微利图片库行业,价格拼杀还在挤压利润。

“在中国很少有人想付钱,我觉得视觉中国的钱是应得的。”采访,这位头部摄影师强调,自媒体对视觉中国义愤填膺,但摄影师才是水面下的弱势群体。即使名望如他,也会被朋友喊去义务拍照,“如果你开酒楼,我能免费吃吗?你会说有本钱。但我拍照没本钱吗?”

【本文由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

小儿退烧简单有效方法
防止腰痛做什么运动
牛黄清心丸注意事项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