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桃信息港

当前位置:

台80后搜救员谈垂降苏花现场搜救命悬一线

2019/05/21 来源:仙桃信息港

导读

台80后搜救员谈垂降苏花现场:搜救命悬一线台海10月25日讯 据“中央社”报道,1985年出生的台北市搜救队员黄盛宇,回想垂降时的千钧一

台80后搜救员谈垂降苏花现场:搜救命悬一线

台海10月25日讯 据“中央社”报道,1985年出生的台北市搜救队员黄盛宇,回想垂降时的千钧一发,余悸犹存;称“幸好我紧抱着头盔闪过去,不然就被落石击中了”。不过,就像其他队员一样,害怕才让他们更小心翼翼。天微亮的苏花公路,没有尘土飞扬的砂石车来回穿梭,只有一片残破的静谧。

“中央社”从112公里挺进116公里,沿路上尽是柔肠寸断,走了不久,堆叠数米高的落石混着泥泞挡在眼前,得弯低身子,一步一步踩踏牢靠,才敢再往前一步。往前一点,114.5公里处,偌大的巨石、树干叠压在一辆游览车上,急泄而下的瀑布,让前行之路更困难。

历经40分钟路程,来到116公里处,前方已一大片塌方,无法再向前。不到片刻,一群身穿橘衣、步伐整齐的台北市搜救队朝这走来。在短暂的集合、下达指令后,搜救队员系着绳索,一个接着一个从路边护栏缓缓垂降,搜索生还者及车辆残骸。

垂降过程中,不时发生队员踩滑跌倒、撞到山壁的情形,甚至连搜救犬还一度差一点跟着队员跌下山谷。

带队官林士闵说,接近80度角的陡峭山坡,加上松软的土质,让垂降任务更困难。他说,光是上午就垂降了近300米之深,这也是他从事搜救任务多年来,垂降深、危险的一次。

担任搜救工作10年的小队长袁大哥苦笑说,“1岁多的女儿看到我换制服,就哭闹老半天”,家人很担心他出勤的安危,也很反对他做这一行,像他这次前往苏花公路支援,就是偷偷瞒着老婆出门。

虽然搜救队员都经过专业训练,不过面对每次危险,常常让他们心惊胆跳,就像小队长说的,“害怕”才会让大家更小心翼翼。

队上年轻的黄盛宇在进行垂降时,一颗比一个人头还大的落石突然从边坡上落下,幸好在上面指挥的同仁大喊一声要他靠边,他瞬间紧抱头盔,一侧身,才没有被落石击中,生死一瞬间的经验,让他余悸犹存。

谈起家人的担心,黄盛宇还是有点内疚,他前天出发时才跟妈妈挂保证任务很安全,没想到24日电视台就播报北市搜救队垂降200米搜寻生还者,害妈妈气得大骂“200米那里叫安全!”

夕阳西下,苏花公路悬崖下的太平洋,渔火点点准备归航;悬崖上的搜救队弟兄们也收拾装备,结束一天的任务。不过,就像带队官说的,这只是过了一天,他们明天还会整装再来,因为,只要有任何一丝的可能,他们就不会放弃。

如皋七旬老太摘小区花栏边青菜食用后头疼呕吐身体不适
待遇差点就满腹怨气
软银牵头的投资集团向优步出资谈判达成协议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