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桃信息港

当前位置:

银监会与审计署赛跑

2019/07/16 来源:仙桃信息港

导读

银监会与审计署赛跑?_中华会计校银监会与审计署赛跑?7:33 新京报·罗昌平 【大 中 小】【打印】【我要纠错】5月9日,国家审

  银监会与审计署赛跑?_中华会计校

  银监会与审计署赛跑?

  7:33 新京报·罗昌平 【大 中 小】【打印】【我要纠错】

  5月9日,国家审计署京津冀特派办10人调查组自天津移师石家庄,入驻农行河北省分行及其分支机构。 这是五一长假后的第二个工作日,调查组在抵达石家庄后,便马不停蹄展开了针对农行河北省分行专项审计的前期调查工作———先从分行下载数据,再逐一排查寻找线索。 “这项调查早在3月就启动了,目的是为9月正式实施专项审计提供线索保障。”审计署京津冀特派办一位金融审计人员告诉。 与此关联的另一消息是,4月16日,农行内部抽调8万名检查人员对本系统2.5万余个营业机构进行交叉自查。此项行动终结于4月30日,节后即进入“总结、整改”阶段。 “这是农行有史以来组织的规模、涉及面广、复杂程度的一次专项检查。”农行行长杨明生在自查行动动员会上说。 迟来一年的专项审计 “针对农行的审计,实际推迟了整整一年。”审计署金融审计司一位官员在中告诉。 在2000年以前,金融机构均由各省市自主实施审计,“后来发现地方保护问题严重,2000年起审计署首次调整对金融机构的审计方式,由审计署金融审计司牵头统一部署。”审计署金融审计司这位官员介绍。 但不可回避的问题是,受审计系统人手限制,对各金融机构的审计基本采用“轮审”。以四大国有商业银行为例,审计署每年仅审其一家。以此推算,2004年又逢农行审计年。 “事实上,农行曾作为重点项目名列《2004年审计项目规划(草案)》中。”审计署京津冀特派办那位金融审计人士称。 审计署金融审计司实则在2003年11月前后已确定次年将重点审计农行。然而,直至2004年6月,对农行的“审计风暴”迟迟没有降临。 审计署金融审计司上述官员解释,国务院高层领导在审批《2004年审计项目规划(草案)》时,亲点2004年重点审计四大资产管理公司,审计署随后进行了调整。 今年1月初,由李金华审计长亲自主持召开的全国审计工作会议在厦门召开时,李金华在报告中不仅通报了4家资产管理公司的审计结果,在2005年的金融审计工作任务部署中,农行审计再度提出,并首次明确将在年内对农行的资产负债损益进行审计。 重点关注风险和效益 自3月初入驻农行河北省分行至今,审计署京津冀特派办10人调查组已展开前期工作两月有余。农行河北省分行一位人士介绍,该行分支机构过千家,如逐一进行审计显然不现实。 “这两个多月主要利用计算机对银行的数据进行分析,以便寻找线索理清重点。”一位正在石家庄进行前期调查的审计人士说。 今年1月中旬,审计署、农行历时4年联合开发的《金融计算机审计系统》正式投运。该系统建立了“农总行稽核中心”和“国家审计署审计中心”两个中心,以及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大连和杭州6个分中心。 依托该系统,在过去两个多月里,审计人员从农行河北省分行及其分支机构下载业务数据,然后利用计算机络逐项核查。 以职责权属而论,办公地址设在天津的审计署京津冀特派办,承担北京、天津、河北三地的审计重任。“农行机构繁多,人手实在不够用,不可能同时完成三地所有农行机构的审计。”该特派办一位官员说。 经审计署金融审计司调整,农行总行、农行北京分行的审计工作交由审计署金融审计司完成,京津冀特派办则负责天津、河北两地农行系统的审计。 据介绍,审计署京津冀特派办下属金融审计一处、二处,共20名办事人员。其中金融一处被调至河北,金融二处另从其他部门抽调人员充实队伍,负责天津本地的审计。 来自审计署金融审计司的不完全统计,此次共有超过200名审计人员投入农行系统的专项审计。 尽管如此,以10人审计河北上千个农行营业机构,人手仍显紧张。“所以现在要理清重点,抓大案要案。”京津冀特派办那位审计人士介绍。 据这位人士介绍,此次重点关注农行在运作过程中的风险和效益。 按预定的审计计划,在完成前期调查工作后,各特派办将根据实际情况编制审计实施方案,而审计需等到今年9月方能正式启动。由于年底还要完成对保监会等金融机构的审计,针对农行的审计结果必须在10月底汇总并上报审计署。 审计署副审计长董大鹏日前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全国农业银行系统是今年金融领域审计重点之一,审计机关将重点关注金融运行中可能出现的风险点,揭示金融机构存在的问题和漏洞。 8万人自查行动 与审计署的紧张、急迫相比,由农总行主持组织的自查行动则明显张扬而高调。 这个肇端于4月16日的“经营机构操作风险专项大检查”,由农总行统一组织,以省分行为单位组织二级分行进行交叉检查,其检查甚至直达系统末端的营业点。 农行河北省分行一位中层干部介绍,该行共抽调了近两千人组成10个左右的专门检查组。 这些检查组全部由二级分行行长任组长,每个检查组下设领队及若干个检查小组,每个小组指定一名负责人,检查小组按照业务量大小由3人至6人组成。 检查组采取对各分行交叉检查的方式,而检查内部涉及11个方面,如:重点环节控制制度落实情况,对账制度落实情况,单位银行结算账户开销户管理,公司类大额存款业务管理,印、押(机)、证分离管理,大额个人信贷及票据贴现业务管理,联行业务管理,票据业务管理,库房及重要空白凭证管理,国际业务管理,人员行为排查。 此前的4月10日至12日之间,在农总行的统筹下,各分行对二级分行行长、会计部门经理、审计中心主任、省分行专职督察人员及会计和信贷等业务骨干,统一在农行武汉培训学院实施培训,培训内容正是农行此次大检查的11项内容。 据介绍,农行大检查源自3月底国务院领导关于防范银行案件的重要批示,此后,银监会专门下发了《关于加大防范操作风险工作力度的通知》,各银行相继推出自查举措,农行、工行、建行和中行均采取类似的大检查。 农行河北省分行那位中层干部介绍,农行自检行动共分为5个阶段进行:准备阶段、动员和部署阶段、培训阶段、检查阶段和总结-整改阶段。其中检查终结时间为4月30日,节后即进入“总结”、“整改”。 不过,尚未获得农行此次自查的结果。 “决不姑息护短” 在自查行动的动员大会上,农行行长杨明生称,农行案件形势异常严峻,今年以来百万元以上的经济大案和刑事案件接连发生,与操作风险控制防范不力有直接关系。 杨明生寄望于此次自查能降低案发率,并明确表示:“(对人)毫不留情地处理,决不姑息护短。” 在自查行动启动前的4月10日,农行海南省分行向各下属行党委下发了文件,通报该分行下属临高县支行原副行长陈建学案。 据《海南经济报》消息,陈建学贪污挪用公款案涉及资金总额3265.3万元和63名相关人。其中有9人是下属支行行长、副行长。此案得以曝露并查处,正是源自海南分行内控综合评价小组的例行检查。从农总行获悉,农总行要求各分行通报分管领域的重大案件,并鼓励媒体共同监督。 据介绍,自查行动为控制风险“源头”之举,而另一方面,农总行针对违规人员的处罚亦相当严厉。 就在农行海南省分行通报陈建学案的同时,农行大连分行公开通报处理了7起典型案例,对涉案的76名相关人进行了公开处理,其中开除5人、开除留用察看1人、撤职2人、记大过6人、记过10人、警告46人、通报批评6人。 今年上半年,农总行专为此出台了违法违规行为“四个一律开除”和“举报违法违纪违规行为奖励办法”,并开发“新一代”预警监督系统,全面监控操作风险。 多重监督 在农行的大规模自查行动背后,一直闪烁着银监会的身影。自年初起,银监会更乐意于出现在公众场合,甚至点名披露包括农行在内的一些典型金融案件。 经银监会披露,银监部门去年在例行检查时发现,从2003年7月2日至2004年6月4日,农行包头市汇通支行下属的几处营业机构工作人员与社会人员勾结作案,挪用联行资金、虚开大额定期存单、办理假质押贷款等,涉案资金达11498.5万元。 金融学者巴曙松介绍,银监会强调的是机构监管,机构监管强调的是监管机构以维护金融体系稳定而进行的金融机构市场准入、退出、日常营运等的监管。 与此对应的是,中国人民银行对各银行履行货币监管职能。巴曙松介绍,此项监管强调的是为保证货币政策实施而由中央银行对金融机构或金融市场进行的监管。 “从我国实际情况看,不应片面理解货币政策和银行监管分离,而要合理把握中国人民银行的货币监管与银监会的机构监管职能及其协调关系。”巴曙松说。 除此,独立于金融系统之外的审计署,无疑已成为对银行界实施监管的另一力量。 “目前的金融监管依然很薄弱,金融市场秩序还不够规范。”审计署金融审计司前述官员介绍。 该官员认为,农行自查、银监会与中银行的监管,与审计署的专项审计不存在冲突,“这种多重监督只要落到实处,自然有利于银行的健康发展。”他说。 在去年2月召开的全国金融工作会议上,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强调,要积极推进金融改革,加强金融监管,整顿金融秩序。 银监会随后力举多项措施,推进4大国有商业银行案件专项治理工作。在4月12日召开的“国有商业银行案件专项治理工作第三次会议”上,银监会公开披露,截至4月下旬,4家国有商业银行成功堵截和防范各类案件98起,涉及金额折合人民币48865.9万元。

  相关热词: 银监会 审计署

分销商城系统
有赞上怎么开微商城
微商城平台 多少钱
标签

友情链接